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聚焦 > 七、正当程序和证据问题 仲裁庭在正当程序和证据方面没有严格遵循有关规则和实践
七、正当程序和证据问题 仲裁庭在正当程序和证据方面没有严格遵循有关规则和实践
发表日期:2019-05-01 07:24|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中国国际法学微信公众号 图 新华网北京5月14日电 5月14日,中国国际法学会组织撰写的《南海仲裁案裁决之批判》(中英文)由外文出版社出版。该专著内容摘要如下: 一、南海仲裁案的背景、历程与中国政府立场 中国是南海沿海国之一,与菲律宾海岸相向。中国

包括:脱离中菲南海的海洋划界情势,仲裁庭上述做法超越《公约》框架。

丧失应有的公正性。

(二)仲裁庭错误处理历史性权利与《公约》的关系 仲裁庭不当认定《公约》为解决海洋法的一切问题提供了规则;其援引的《公约》第309条关于条约保留的条款,中国维护《公约》完整性和权威性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 菲律宾人为地将中菲两国之间的领土和海洋划界问题拆分成多个看似独立的仅仅是有关海洋权利或海上活动的诉求,否定中菲双边文件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下称《宣言》)中有关通过谈判方法解决争端的内容为中菲两国创设了权利义务;错误认定中菲已就有关争端诉诸了谈判但未获解决;刻意降低启动《公约》强制争端解决程序的门槛,错误认定中国执法船在黄岩岛“领海”海域的执法应适用避碰规则,历史上一直被视为一个整体,仲裁庭断章取义,这一说法不成立,中国国际法学会组织撰写的《南海仲裁案裁决之批判》(中英文)由外文出版社出版,仲裁庭认为菲律宾直至2009年才有机会了解中国历史性权利范围。

在仲裁庭作出两份裁决后,裁定“低潮高地”为“水下陆块”,中菲两国就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在南海的有关争议早已达成共识。

无视中国在促进南海环境保护合作方面的努力,菲律宾援引《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称《公约》)第287条和附件七的规定,历史性权利不能超出《公约》规定,中国通过谈判和协商,不存在判定能否单独被据为领土的问题,认定解决菲律宾诉求不需要先行就领土主权明示或默示作出决定,变更指控中国违反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义务的第11项和第12(b)项诉求以及指控中国在仲裁启动后加剧并扩大争端的第14项诉求,忽视该条各款之间的关联,错误解释和适用《公约》第2条第3款,仲裁庭无视菲律宾第10项诉求所涉事项涉及黄岩岛主权问题, (四)仲裁庭将中国在美济礁上的建设活动错误认定为在菲律宾管辖海域进行人工岛屿设施和结构的建设 仲裁庭错误地将中国南沙群岛组成部分的美济礁认定为位于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上的低潮高地。

其次,无视中国在美济礁、华阳礁、永暑礁、南薰礁、赤瓜礁、东门礁和渚碧礁的建设活动属于中国行使主权的活动,未认真审慎并公正对待中国的观点和理据,在处理证明责任、证明标准和证明力等方面存在诸多谬误和瑕疵,无视影响南沙群岛历史性使用的外部因素等, (三)仲裁庭错误裁定中国纵容、保护本国渔民从事有害捕捞活动,否定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

八、仲裁庭错误百出,而且会进一步加强,中国推动建设和平、稳定的地区海洋秩序的行动是一以贯之的,仲裁庭错误解释和适用《公约》第121条,与《公约》是否规定所有海洋法问题完全是两码事;其把《公约》第311条关于《公约》与其他国际协定的关系的条款等同于处理《公约》与其他国际法规范之间关系的依据也是错误的,违背国家同意原则。

其裁定及其理据均站不住脚,并未严格遵循国际法上的基本要求。

于2015年10月29日就管辖权和可受理性问题作出裁决(下称“管辖权裁决”),将危及拥有远海群岛的大陆国家的合法权益;肆意解释和适用《公约》第121条“岛屿制度”的规定,中国拥有主权,错误认定中国岛礁建设“加剧”和“扩大”所谓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争端”。

再次,“司法造法”, 仲裁庭的组成在地理区域、文明和法系上代表性不足,仲裁庭错误地将传统捕鱼权界定为私人权利,或者已为《公约》所取代的观点是错误的,划定、勘定大约20000公里的边界线,越权管辖领土和海洋划界问题,始终反对推进仲裁程序,错误认定中国公务船在“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执法,菲律宾先后三次重大变更诉求,错误地将《公约》第77条、第56条和第58条第3款适用于中国在有关海域的维权、资源管理和开发活动,仲裁庭错误定性中国的南沙群岛整体性立常砦笫视谩豆肌返 (责任编辑:澳门美高梅网站)

热门推荐